《共享》第十一期 >> 返回

歷史名鎮——廣西界首

文 / 喬菲


在湖南與廣西交界處,有一處起源于兩漢、發展于唐宋、繁榮于明清的千年古鎮。這就是廣西著名的古鎮:界首鎮。界首鎮處在湖南全州和廣西興安交界處,明朝時起名界首。


曾經的“千家之市”

公元1637年農歷閏四月十九日,明代地理學家徐霞客來到咸水、界首。據徐霞客這樣記載“渡橋西南行,長松合道,夾徑蔽天,〔極似道州永明道?!呈?,板山鋪。又十里,石子鋪。從小路折而東南,五里抵界首,乃千家之市,南半屬興安,東半屬全州。至界首才下午,大雨忽至,遂止不前。是日共行五十里。


徐霞客用千家之市來形容界首,足以說明界首在明代已經是住有千戶人家的大集市了,可以想象當時萬家燈火的繁華程度。如今雖經歷滄桑,小鎮依然保持了古時的容貌,傳統的格局和肌理仍清晰可見。走在熱鬧的石板路上,置身于古色古香的灰瓦建筑群中,身邊走過幾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姑娘,忽然分不清這是夢境還是現實。水運的繁榮,曾經帶動了這座千年古鎮的輝煌。近些年來,由于界首城鎮發展的需要,原來的老街市場已經搬離,通過重新規劃而搬至附近新的市場。而界首的繁華程度也就不及往昔。我的腦海里,那些人,明明應穿著麻木大褂,梳著長長辮子的南來北往的商賈,正在叫賣著我們叫不上名字的零食糕點,怎么一晃,就恍如隔世呢?


如今,這里雖然不見往日熙熙攘攘的繁華,但卻能體會出一份難得的閑適,空氣里的寧靜讓人極度向往。鎮上的人們大多生活安逸,人際關系簡單純粹真摯,鎮上的老人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。他們或悠然自得地散步,或愜意地聚在一起聊天喝茶。過年的時候,在外打工的年輕人都會回來,小鎮就熱鬧起來。

兩次改寫中國歷史

界首鎮這片不大的土地曾兩次改寫中國歷史。

2000多年前,秦始皇南征的50萬大軍在界首鎮境內的零陵縣城駐軍休整,而后修鑿靈渠統一嶺南,鞏固了秦始皇的統一大業。

而決定中國工農紅軍和中國命運的關鍵一仗——湘江戰役,主戰場也在界首。界首自古就是湘桂走廊咽喉要津,和連接湘桂兩省及桂北四縣的水陸交通樞紐。紅軍長征時,兩個中央縱隊從這里通過浮橋渡過湘江的。19341127日至121日,中央紅軍苦戰五晝夜,從廣西全州、興安間搶渡湘江,突破了國民黨軍的第四道封鎖線。湘江之戰是關系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一戰,中央紅軍由10余萬銳減為4萬余人,董振堂、陳云之紅五軍團損失過半,劉少奇、羅榮桓的紅八軍團和少共國際師幾乎陣亡。

湘江戰役舊址原名三官堂。三官堂,因供奉天官、地官、水官而得名。當地人為表示對紅軍的懷念,把“三官堂”改名為“紅軍堂”。紅軍堂是周恩來坐鎮指揮湘江戰役的指揮所。紅軍堂臨江而立,面積不超過半個籃球場,磚石木頭結構,顯得陳舊和矮小。如今,“紅軍堂”已成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、全國十大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紅色旅游勝地。


圖:飽經滄桑的的紅軍堂

以明清古騎樓街為代表的古鎮建筑文化

界首古鎮建筑文化受中原文化、嶺南文化的影響,從而形成了明顯的桂北民居建筑風格。仔細觀察,可以發現融和了徽派建筑元素、嶺南騎樓建筑元素,兼備明清建筑的簡約和民國建筑的典雅。其中,坡屋頂、馬頭墻、木欄桿、騎樓是標志性特征,一般為兩層三進格局,以木材、瓦片、青磚和夯土為主體材料,并增加了防洪減災體系的設計,展現出居民的不俗技藝。

鎮區內古街多采用二層三進式磚木混合結構,創造性的將徽派建筑特色的青磚、白墻、黛瓦、馬頭墻巧妙地與嶺南地區的騎樓建筑文化相融合,形成了獨特的桂北民居建筑風格。騎樓的墻柱中還設有從屋頂接入地下管網的排水裝置,古人超群的建筑技藝可見一斑。

至今在界首鎮還保存著最完好的明清時期遺留的300多座騎樓商鋪。這些商鋪位于核心保護區,有著濃郁的風貌和整飭的街坊,行走其中,能深切感受到歷史的厚重。據悉,這也是全國縣級規模最大、長度最長、風貌最完整的古騎樓建筑群。

漫步在古鎮的300多座騎樓旁,遙想著當年“千家之市”的盛世繁華,追溯湘江決戰中敵我雙方作戰態勢血與火、生與死的歷史畫面。我心中不禁感慨萬千:這個小小的古鎮曾商賈云集,芳華一時,也曾戰火紛飛,硝煙彌漫,經歷和見證了不同尋常的歷史時刻,最終回歸到最本真最平淡的生活中來。時間的河流緩緩流逝,小鎮上的畫面都已物是人非,但那一個個或輝煌或悲壯的時代故事永遠留在歲月的長廊中,鐫刻成豐富多彩的小鎮歷史,留給后人慢慢體味。


圖:湘江河畔

(編輯:admin)
點擊次數:5898次
0 條評論
免费国产午夜理论不卡_成年性色AV_加勒比久久综合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