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共享》第十二期 >> 返回

涅槃重生 擁抱幸福

——科曼北京辦主任歐曉峰專訪

文 / 喬菲

在科曼,很多人都說歐曉峰是主任系列最二的人。此話怎講?因為他與“第二”有不解之緣:家里排行老二,有兩個孩子、兩套房子、兩部車子,結過兩次婚,甚至經歷過兩次生命。


從小就是力能扛鼎的小漢子

1980年冬月,歐曉峰在湖南省人口大縣新化縣下轄的村落呱呱落地。這個村子具備了中國農村最普遍的特征:人多,貧困,年輕人外出務工,留守兒童和年邁的老人處處可見。

村里最窮莫過歐曉峰家。曬干的紅薯拌白米是慣常品,粗糧或雜糧稀松平常,伙食里偶爾出現星星點點的白米飯不啻為奢望。二十多年過去了,在時下粗糧流行講究養生的城市,歐曉峰對肉類卻情有獨鐘,粗糧、雜糧則避而遠之,因為他小時候三餐頓頓不離紅薯,實在吃膩了。

人窮受人欺。由于爺爺過世早,雙親都是文盲,“歐”又是單姓,歐家姐弟三人經常遭到旁人欺負。

歐父比妻子年長近20歲。從歐曉峰記事起,父親就已經是四十多歲的“高齡”。由于常年做苦力,身體早已松散。歐曉峰是家中長子,自然接過家中重擔,六歲起就扮演了主要勞動力的角色,犁田、除草、耙田,樣樣農活不在話下。

百余斤的擔子挑起來輕而易舉,可泰山壓頂般的貧窮,毫不費力地狠狠壓迫在他稚嫩的雙肩。從不因活多活重叫苦不迭的他,卻常因學費通知單上那金額不多的數字偷偷抹眼淚。每個學期,母親都要向學校領導訴說家中困頓,期末靠著歐曉峰課外賣苦力以及家里賣柴所得補齊學費。

窮人的孩子早當家。雖然家境不好,童年還是留下了很多的快樂,歐曉峰盡早學會了成長和擔當。小升初那年,他以全鄉第七名的成績考上當地的汝溪中學。

大難不死

好景不長,初一某天下午臨近放學時,歐曉峰的左大腿和屁股兩處的肌肉突然發硬,繼而疼痛難忍。他不敢吱聲,硬是熬到放學同學陸續離開后,他才起身,強忍疼痛走出教室,一步一步往家挪,那一天,4公里的路程他走了三個多小時,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挨過去的。

回到家躺在竹椅上,絲毫不能動彈,躺下后整條腿和皮膚的肌肉變硬,再變軟,甚至化為膿水,整條腿和屁股縮成了皮包骨。一家人驚嚇之余火急火燎趕到縣中醫院,小地方的醫院查不出病因,更不敢接收。在絕望的時候,母親不止一次地祈求上天,從太上老君到如來佛祖,只要她能想到名字的。祈禱的唯一內容是希望孩子能活下去。病急亂投醫,她又試了諸多土方法,仍無果而終,后來換了其他醫院,懷疑是骨癌。為了治“骨癌”,母親背著他到處籌錢,但很多人一聽說患癌,都不肯施以援手,還勸別治個人財兩空。為了給弟弟治病,歐曉峰的姐姐很早就去廣東務工。

可能命不該絕,有天,家人無意中聽說同鄉有位剛從上海退休的骨科專家,于是三顧茅廬邀其出山。老人家起初不答應,當了解歐家情況后最終愿施以援手,還不收任何費用,但是有言在先不承擔任何風險。

治療的日子里,歐曉峰得到了滿滿的關愛。老人家對歐曉峰特別照顧,親自配置藥劑,并為他先后動了三次手術。于是,輸了半年的試劑,吃了三年的中藥后,病情得到控制,出現好轉,腿部漸漸長起了肌肉,過年前兩天,歐曉峰能像小孩子一樣蹣跚走路了,再過段時間,就能拄著拐杖一步步走到不遠的理發店,把留了半年的長發剪了。然而,大病愈好的第二年,那位貴人就離世了。直到現在,歐曉峰依然念念不忘這位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恩人。

“后面的路還有很長,我會一直走下去的,因為我相信,大難不死必有后福?!痹谶@之后,不管遇到何種困難,歐曉峰都用這樣的話鼓勵自己。

你能想到的 他都從事過

歐曉峰初一因病退學,為了考中專(當時中專由國家分配工作)早日出來掙錢,他留級到六年級重考初中。身為哥哥的他成了弟弟的學弟。治病拖累了家庭,負債累累的母親為了供兄弟倆上學,吃了不少苦??紤]到家中困境,歐曉峰初三上學期就有了輟學心思。不料這個想法遭到母親的嚴厲呵斥。她因為不識字,吃了不少虧,一門心思供兒子讀書就是為了避免后代重蹈文盲的舊路。歐曉峰怕母親生氣,按捺住了退學的想法,一直等到自學考上了湘潭大學機械專業后,大二(2000年)便瞞著家里,借口實習,南下廣東,與幾個同學開始了打工生涯。

從學校出來不久的歐曉峰意氣風發:電腦熟,懂設計,結構工程略知一二,CAD制圖和圖像處理軟件亦不陌生。普工實在大材小用,于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便選在虎門自來水公司從事電腦繪圖,但讓人啼笑皆非的是,缺乏經驗的他,半個月后就被辭退了,只能在外面溜達,囊中羞澀的他無法向家里張口要錢,因為他清楚,當初母親贊助的700元錢都是找信用社借來的。

無業狀態持續了三個月,這期間廣東省查暫住證特別嚴,稍不小心就被派出所盯上,一關就是三個月,兼以罰款。為了躲查,他睡過廣場、籃球場、高速路旁,去過廣州、佛山、惠州、中山、東莞大部分鎮,深圳大部分區和鎮,呆過塑膠廠、五金廠、電子廠、模具廠、玩具廠、PCB線路板廠、箱包廠、拉鏈廠、發動機廠,做過生產線工人、噴漆工、模具工、生產組長、品質工程師、銷售,還做了將近一年的傳銷(剛考上講師)。

漂泊的心留在了科曼

歐曉峰內心深處懷有一種白領情結,他向往寫字樓的工作氛圍,喜歡在鍵盤上運指如飛的淋漓感。就在那個周末的黃昏,搖搖晃晃的大巴把睡夢中的他載到了筑夢之都——深圳。置身深南大道高樓林立的科技園,竟有種想哭的沖動——他終于來到夢寐以求的超級大都市。深圳科技園是白領尤其IT人士匯合之所,中興、聯想、長城、TCL、騰訊、創維等中國一流的企業皆云集于此。歐曉峰來深圳后第一份工作是創維公司,每日穿梭在科技園和華僑城之間,穿著體面的工作服,拿著還不錯的薪水,本可以安枕無憂,然而日復一日的白領生活讓年輕的游子產生前所未有的單調,他甚至能看到自己十年之后的生活狀態。這種單調的生活雖有異于流離工廠的漂泊感,但他確定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不甘心的他決意賭一把,要給自己和家人更加富足安穩的生活。

21世紀初的醫療設備領域正如火如荼,歐曉峰無意中接觸到這個行業,雖然完全不熟悉,可由此產生的神秘感激發了他探索的欲望。他加入到深圳科曼后,就深深地感受到,這家公司雖規模不大,但公司管理層的雄心和他們身上的那種拼搏奮斗精神,著實受人尊重,他意識到這是家值得跟隨的企業。

他至今無以言表科曼有何種魔力,可以讓他不離不棄,而且一干就是十年?;貞涍^去種種,第一次出單的心情,在客戶面前侃侃而談的自信,在領獎臺上被授予榮譽的驕傲,想起這些,他的內心充盈著滿滿的感動和溫暖,這些回憶就像水珠一樣串聯積聚成遼闊的江海,化成了歐曉峰對科曼深沉的愛。

依稀記得,從一名普通的銷售員,開疆貴州,不負眾望成功建立辦事處,打響了公司在云貴建立根據地的第一槍;2008年,他服從總部調遣,從祖國的西南邊陲調任河北辦主任;2015年組建北京辦并擔任北京辦主任。更讓他引以自豪的是,大浪淘沙,一起進公司的那批人(其他人包括廣東辦主任現任主任劉亮、四川辦現任主任黃軍)是科曼唯一全部當上了主任的一批人,也是唯一全部調動過的一批人。每一次的變遷,是為了更好的遠行。而歐曉峰,希望用他的經歷和精神,照拂到更多的人。

歐曉峰并不是鋒芒畢露的人,也許自小經受生活磨練,甚至第二次重生也要感謝上天垂憐眷顧。所以,他深諳七分靠打拼,三分天注定。從小的經歷帶給他許多收獲,他已經從一個無助的吃不飽飯的孩童,一個經常被人欺負的窮人,涅槃重生,變成了能堅強面對一切困難的戰士。這個自稱最“二”的人,在顛簸的命運前,泰然處之,勇于在時間的河流中闖出一片天,又何嘗不讓人羨慕呢?許多人說他是幸運兒,他自言“成長比成功更重要”,在科曼的平臺上他一直忠實于它做得更好,而不是想著利用它作為跳板去別的地方。

他更慶幸碰到科曼,在這個平臺上,他獲得了實現個人價值的滿足感,同時,自小的曲折經歷培育出謙卑和虛心也依然滋養著他,讓他在歲月激蕩中豐沛著自己原本并不豐盈的生命。歐曉峰說他正處在這個汲取和感受快樂的過程中,他很幸福。

(編輯:admin)
點擊次數:4637次
0 條評論
免费国产午夜理论不卡_成年性色AV_加勒比久久综合久久